專題論述 第五輯

專題論述 第五輯之八【賤】

2019.08.12更新

【賤】

 

 

在思想與日常生活上的食衣住行是否被「賤」這個字所污染,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反躬自省,畢竟現代社會裡懂得自我反省的人少之又少,但要求別人的人卻比比皆是。自省是一種智慧,要求別人卻是一種本能,智慧本來就比較不容易得到,本能卻容易驅使。人可能對自己所做的事情不瞭解,但別人往往會在後面對你指指點點,指久了不倒楣也很難,所以一個人做事要坦蕩,必然要懂得自我要求。

 

 

 

■建立孩子正確的金錢觀

 

 

人或許會從失去自由中找到未來的命運;自由有好幾種,包括政治上的自由、法律上的自由,以及個人身體健康的自由。過去白色恐怖時代,有人為了追求政治立足點的平等,可能因此身繫囹圄;今天若百姓的觀念及行為錯誤,也可能進監獄而失去自由,因為他犯了刑法,然而他也可能在失去自由的同時找到改變命運的機會,因為他若能在進監牢之後行深的懺悔心,慢慢地反省過去的點點滴滴,就可以重新找到自己未來的命運,這樣的警惕與衝擊還能讓人反省過去的錯誤,這離「賤」字。當然也有人進去之後變成慣犯,若將犯罪當成一種習慣,勢必很難找到自己未來的命運。

 

一個人若能割捨錢財就會找到另外一種幸福。「錢」字就是金字部跟著兩個戈,如果敢丟開這個金,就不會變成賤,但如果不懂得掌握金錢的要意,甚至將錢當成生命最重要的追求,那麼遲早會流入俗套而不克自拔。我的演講進行至今已經七百多集了,各地的演講一年也都有上百場,我發現多數人比較不能看透的就是金錢,然而錢是萬惡之首,世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錯誤情事都來自於對錢財的支使,看待不當。擁有錢財的確不是容易的事,支使錢財需要智慧,懂得與錢財保持距離更需要最高等的智慧。人家說教子有方是惜糞如金,教子無方則揮金如糞,今天能夠用的錢都是昨天存下來的,但很多人卻寅吃卯糧,因為他們無法遏止個人心中的物質慾望。

 

「鴨寮內哪有隔夜的蚯蚓」,當天都沒得吃了,哪還能留有隔夜的蚯蚓;很多人支使錢財時,總是無止盡的揮霍,因而逼使自己留下無窮盡的負債。像最近信用卡公司就一再地呼籲父母親若要給孩子辦副卡,一定要慎重考慮,因為發卡銀行與家長之間,常常為了消費金額的問題發生不愉快。由於現代家庭環境普遍比以前好,許多家長也常常基於自欺欺人的心理,以為金錢的無止盡供給就是對孩子的一種回餽,但孩子並沒有跟著父母做牛做馬,真正吃苦的是父母和他們的上一代。現在二、三十歲的孩子少有人吃過真正的苦,因為現代父母都將孩子當成寶,這些從來沒有賺過錢的年輕一輩,父母親為他們承擔刷卡消費非但不是給他們方便,反而是為他們種下慾望的毒藥。二十幾歲的孩子根本沒有自制與判斷的能力,他們認為凡事父母都會隨他們的意、滿他們的願,加上現在人丁單薄,子女更是為父母所看重,在用心滿足孩子消費的需要時,無形中也就形成孩子的揮霍習慣。

 

「做事靠能力,賺錢靠運氣」,賺錢與否和命運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。每一個人都擔當著不同的禍福,或許來自於搭飛機、坐火車或開車,每一個人都有機緣遇上,相對的,每一個人也會因為平常不刻意的行善而積陰德,這個陰德就能解掉自己的災禍。一個人之所以能賺很多錢,是因為老天爺給他責任養很多人;但大多數人都屬於中產階級,並不特別富有,卻放縱子女無限度支使錢財,如此日久之後,當這些為人子女者進入社會後,在不懂得節制消費的習性下,薪水又不足以支付個人的花費,必然就會鋌而走險。去年度四千多件犯罪案件,就有三千多件的青少年犯罪是基於金錢因素使然,人不是生來就會用錢,一定是他們的父母親在無形中讓這些孩子不懂得節制金錢。不管是少年感化院或監獄裡的犯罪型態都差不多,這些人在裡頭彼此相互切磋,久了以後,更賤的事情自然就跑出來了。世間所有事物都有邏輯,就像文章的起承轉合,凡事一定有其開始帶動的原因,等到最後無法遏止時,便開始逐漸泛濫,許多糗事也就跟著出現。如果單純與金錢有關還好,萬一因錢傷人甚至犯罪,那麼為人父母者就必須好好檢討自己給予孩子的金錢觀念是否正確。

 

 

 

■支使錢財需要真智慧

 

 

很多人看到別人賺錢都是一把一把的,自己賺錢卻是一張一張算的,比起來就覺得矮人一等,如果常常存有這樣的心態,以錢做為衡量,肯定自己的成就基準,必然會產生這輩子再不拼一點賺些錢便沒機會的危機感,殊不知機會是靠老天爺做主的。很多人趁著經濟復甦、市場活絡,只要稍有機會插一腳,就將家裡可以凝聚的資金投入甚至跟會借錢,開始玩起股票或簽六合彩,以為這樣便可突然翻身,但誠如臺灣話所說的:「拿肋骨當柺杖」,也就是說到了最後一步就只好「田拼園」,拼不過再翻臉。但是一旦存有「拼」的心態,大部份都會輸,不只跟著人家陷下去,連整個家庭都會拖垮,接著很多麻煩事就跟著來了,因為錢財不是用拼來的,它必需靠人的福氣引進。社會悲劇一直層出不窮的原因,就在於很多人一直沒有機會接受好的知識與智慧,來建立做人處事的價值觀,他們總是以錢財的獲得做為安身立命之道,以為唯有如此才能做為一個完整的人,可惜錢走了人也跟著走。

 

很多人如果事業倒了或賠錢,就開始搬家避風頭,錢被借的人當然也很無奈,人家說錢借久了就賤,因為被借沒還,弄到最後什麼話都說的出來,無形中也對子女形成負面的教育作用。為人父母者對子女要擔當許多責任,不光是餵養而已,否則世人皆謂能養;能養卻不敬不重,和養暴民沒什麼兩樣,相對的,若只給溫飽而不給予觀念,那與餵豬也沒什麼差別。做人要有志氣,不管再怎麼窮,要向人家借錢時,心裡一定要停下來,千萬不要隨便開口,若真的有需要一定要忍,忍到最後要慢借快還。一個沒有生產能力的人,想私底下向親友借錢和人拼鬥一番時,一定要考慮自己是否能慢借快還。被借的人也要有「借之不望其回頭」的覺悟,彼此才不會搞得不好看,也就是既然決定借錢給人,就要有不希望這筆錢會回來的心理,若仍望其回時,就不要答應借錢。還有一種人專門借錢亂揮霍,吃得自己肥嘟嘟的,等到還錢時才愁眉苦臉。而最沒有道德的是古人所說的:「借刀豎磨,借牛貪拖。」意思是說借人家的刀還豎著磨,只想把它磨壞,借人家的牛,偏不讓牛休息;很多人就是懷著借錢時已存著不想還錢的心思,嘴上卻還硬說自己多有道德,就像水稍微一動,三斑魚就一直跳,丟臉變生氣就是這種人。

 

因為「朋友」關係的存在,金錢往來與人的關係非常密切,每天都有機會碰到,不是人借錢就是錢被借,然而卻很少有人深入拿捏兩者該有的尺度。一樣米養百樣人,萬一借到一個比較不能輸贏的朋友,借錢給人還會被罵呢!當有任何金錢往來支付時,切記要讓自己有人格,讓他人不在背後說閒話,較好的方法就是儘量找銀行。臺灣兩千三百多萬人口,有人自己創事業,有人工作賺生產財,臺灣現有的幾十家銀行就是靠存款與放款的利息差額在賺錢,找銀行是正途,可以自動維持自己的信用,找私人則通常一半靠交情。日常生活中財貨這種事情殺傷力最大,有許多人就是因為金錢對待問題將人際關係搞砸了,不但讓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,也讓自己的信用及人格印象陡劇下滑。在經濟薄弱的社會中,遇到這種事情的機會越來越大,若對自己的生活步調沒有特別要求,就會走向「苦債難還」。苦債就是本來不應該有的負債,這種錢一定會越積越多,負債來自於貪念,因投機與貪念所產生的債務就是苦債,苦債最難清也最難還。

 

 

 

■修養心性 遠離誘惑

 

 

會危害到社會的不好思想與觀點都是業障,業障會越積越多,所以說「業障不滿」,生命中多少都有機會遇到業障,因此每個人都要修身養性讓自己的心性清澈。社會上有許多人是靠苦力生活的,出一樣賺一樣,不要貪想再賺第二樣,這就是「苦力無雙重財」,若出一樣就賺這筆錢,反而單純沒有災難,相反的若出苦力還想賺別的錢,就可能會苦債難還,因為從這裡取那裡再拿,若碰巧投資又突然失敗,那時非但無法清白,連左右鄰居、親朋好友都可能得罪光,還會揹了一身債。做人本來就不是很享受,每天付出勞力賺錢貼補家用,已經是對人生的一種歷練,如果這個時候還不能做到貧富不能移,定會立即產生貪念,魔鬼便在一旁看你債台高築無法翻身,於是生活開始變調,弄到最後工作丟了,身體也搞壞了,這種案例比比皆是。一個念頭不對,居然導致整個家庭破裂,人生若落到這個地步,真的是對不起跟著自己一起生活的親人;因此,每一個人都要引以為鑑,慎重的要求自己的金錢觀,如此才能擁有完美的人生。

 

每一個人生來都是孤鳥插人群,一樣來這裡轉世投胎,一樣都是父母所生,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生於顯赫之家,就算有好的背景也不見得有好的身體,天底下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這就像飛在人群中的一隻鳥,往前往後都一樣的孤獨無援。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心靈紮實,紮實感或許來自於好的家世背景,或許來自於好的地位、人際關係,或許透過個人努力或後天福氣得到,但各位對於這些都不要有所奢望,若認為到處都可以給予援助自然屹立不起來,寧可當做完全孤立無援才能挺立如山。人世間不管是親朋好友請客或應酬吃飯,都要做到「喝酒要喝頭杯酒」,也就是人家會先舉杯敬你;「說話則要說頭句話」,當大夥坐下時,會由自己先帶頭說話,好讓身旁的人跟從,這樣做人才有氣魄。做人應該重於精神而非金錢,如果一個人能與誘惑自己的外在事物保持距離,就會慢慢的顯現人格與精神。內心不混濁自然就會清,氣質與形象就能慢慢的為人所了解,到最後只要彼此有機會相處,就能「喝人頭杯酒,說人頭句話」,不會在背後被人指指點點的■尊嚴定位在自我價值的看待

 

 

尊嚴只能靠自己培養,別人影響不了,就像健康一樣,這裡所指的健康就是一個人覺得自己很自由。每一個人都可以要自己心理健康,沒有人可以阻擋,或許美國或其他國家可以不發給簽証阻止你前去,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阻止個人心靈的健康,因為自由是老天給人的最基本要件,任何的法律、權力、憲法都不能剝奪。人的尊嚴也可以由自己定位,尊嚴不是來自於財富、地位、家世背景,也不是由法律決定給予多少自由,尊嚴乃定位在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價值。一個自我認識清楚,不會讓不好的字眼落在自己身上的人,就是有尊嚴。每個市井小民都是一孤鳥插人群,但尊嚴卻是人人唾手可得,若能以此為目標,就不會落入兩戈爭貝最後演成賤的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