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論述 第三輯

專題論述 第三輯之十三【物我同類 一撥就轉】(1)

2019.06.22更新

【物我同類 一撥就轉】

 

 

 

現代科技產品大都具備按鍵式的功能,不像過去的老式電話機,或者老一點的東西都是用轉的,為什麼要講到轉呢?因為它代表輪轉,象徵變通的智慧。我們常常腦袋太死,所以想事情輪轉不過來,也因為不輪轉,很多事情我們常常會故步自封、跳脫不開。

 

地心引力讓人類生活在地球之上,免於突然漂浮出去,但是您知道地心引力隱喻著什麼?打從盤古開天以來,它早已說明每一個人都應該靠自己的心性來定位自己,以自己內在的心思來考量,也以自己的本心為重。什麼叫引力的對待,打個比方,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臺灣俚語說:「水鬼叫倒楣交替」,是說小孩子淹死、溺死了的話,是被水鬼拖走了,另外,我們老祖宗的命理哲學,也認為有些人命宮的格局如果碰到破軍星和文昌、文曲星,定位在命宮或疾厄宮時,最好不要接近水,如果一艘沈船有十個人沉下去,九個救起來,一個沒救成的很可能就是他,為什麼?因為他本身的引力、浮力小。在這樣的事件當中,不是水鬼把人拖走的,而是因為磁場的關係,然而最大磁場在什麼地方?在地心當中。

 

人有心眼、天有天眼、海也有海眼,海眼就是噴水用的,不然地球上的水怎麼能夠終年不絕,而且始終維持這麼多?由此可知,要了解一撥就轉,轉在什麼地方?轉在大家的觀念裡,在每一個人日常生活的思維之中。有一則廣告很有意思:「肝若好,人生是彩色的,肝若不好,人生是黑白的」,肝臟功能不好的話,連帶會影響身體的五臟六腑及其他結構;同樣的,如果個人的思想不健康,比如因為個人割捨不得,看錢看得太重,就會慢慢的影響其他事物的對待關係,只要有一樣東西看不透、看不穿的話,很多事情就會相互牽連,跟肝不好一樣意思,因為一樣想不通,所以沒有辦法活得很快樂。

 

如果你是一個用情很深的人,有一天感情受挫時,可能生意、工作、家庭及人際關係,也會深受影響;任何觀念都有他的連鎖性,既然有連鎖性,那要如何解厄呢?這個很重要,我們需要懂得一撥就轉,一個啟示連帶也會帶給我們警示,但是很多人把腦袋放在腳下踩,不懂得如何運作,只懂得蹂躪,怎麼蹂躪法?就是把不好的思想、看不開的觀念、不得意的事情通通往腦袋裡塞,能夠讓自己輕鬆的反倒不願去想,連蟲都知道必須要先將身體蜷伏彎曲,才能往前伸展,走向自己的路途,人類的手臂也只有在彎曲的角度時才會產生力量,這是必然的。

 

大象為什麼會被殺?因為有象牙。象肉不好吃,象皮那麼厚,也沒有多大的用途,如果沒有象牙的話,人家怎麼會殺象呢!?所謂「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」,匹夫本來沒有事情的,但因為身懷寶玉就變成有罪了。有一成語叫「財與囚仇」,什麼叫財與囚仇?金錢的財跟囚犯的囚是仇人,因為錢這個東西對待不當,就會跟囚結成仇人,兩者之間一見面就會傾軋,一見面就會出狀況。又說:「財不露白」,如果當有人其格局,氣勢比較弱時,往往身上帶的一些錢,無端的會被搶、被偷,這與大象被殺的原因其實是一樣的。

 

我們從大自然的環境去體悟裡頭隱喻的道理,可以提升事情認知的層面;未來的世界,如果只靠著學校所讀的書,或者是個人的一些常識,那是應付不了的。在大自然當中,我們看到動、植物之間的對待關係,植物成為動物成長所需的食物,而動物死亡後,反過來化為泥土中肥沃的有機物,成為植物生長豐盛的營養來源,這樣的循環機制,在在的告訴我們人不可忘本,應該共同維持仁義對待的,一旦這種精神消失,很多人就變得特立獨行,在自己的精神道路上倍感孤寂,螞蟻、蜜蜂都是分工合作,共同維生的昆蟲,在分工合作中我們看到了無私的精神,這種景象啟示人類的程度似乎微乎其微,因為我們認為螞蟻、蜜蜂分工合作,無私的作為是理所當然,本應如此,無法穿透牠們所能給予的啟示,因為人類已經漸漸失去動物純真的一面,而專靠理性判斷來決定事情,不管是宗教領域,或是個人生存的空間領域,很多人早已變得自私自利。

 

 

 

■神與人同 與心同

 

 

從信仰來談什麼叫一撥就轉,通常我們都覺得神在那個地方,而我在這個地方,但事實上神與人同與心同,這句話怎麼解釋?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?儘管科學昌明,還是沒有辦法界定祂的存在與否,因為我們看不到祂,那為什麼說神與人同與心同?我相信沒有一個人看過自己的心,也看不到自己,都是別人在看你,但是因為有鏡子,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自己的長相,然而在鏡子中看到的自己,已經不是你自己,因為那已成為過去,當你看到你的時候,時間分分秒秒的在移動,你已不是現在的你,從這個地方我們可以了解到神與人與我們的心都相同,重要的是我們要從哪一個角度來定位自己,要如何培養、耕耘自己,如何讓自己的心思成長。

 

有一則「兩鬼搶屍」的故事:有個過路人走到深山,寄宿在一個古庵裡面,因為古庵裡面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睡,於是就在桌子底下躺一下,突然看到一隻鬼揹了一個屍體進來,之後一陣涼風,不多久另一隻鬼又進來了,兩個鬼不知怎得就吵起來了,其中一個鬼說:「這個屍體是我發現的」,另一個說:「才不是,我發現得比你早,是你把他搶走的」,於是兩個就此爭論不休,在爭論的當時,好死不死的看到躲在桌子下的那個人,於是兩個鬼就把他叫出來評理,看看這個屍體到底應該屬於誰。過路人心想:被這兩隻鬼抓到了,跑也跑不掉,死前起碼應該講一點義氣,於是他就義正嚴辭的說:「的確是那一個鬼先揹。進來,應該是他的。」後面進來的鬼很生氣的說:「怎麼能這樣,我已經搶不到了,你還替他說話。」,於是一就把路人的右臂膀卸下來吃掉,這個時後,那個揹屍體進來的鬼覺得路人剛剛為他講話,臂膀卻被吃掉,應該趕緊幫他,於是他就把屍體上的臂膀卸下,裝到路人的身上去,如此弄來弄去弄到雞啼,折臘到最後,那兩個鬼走了,路人也還好好的。天一亮,他就跪在地上問山神:「山神!山神!我到底是誰?」,因為他的身體全部是從那個死人身上換來的,已經不是原來他自己的了。這一則故事的重點在告訴我們,重要的不是那一個身體,而是那一個心,那個心才是他真正要追尋的。我們常常覺得自己好像走在十字路口上,徬徨無措,找不到自己覺得最好或是正確的方向,但是得救之路不在左邊,也不在右邊,只在中間,中間代表著內在的心思,唯有內在的心思能救自己。

 

對於宗教信仰,很多人都說:「我信佛教,我們拜佛的不會騙人,只要拜佛就不會騙人……」,其實,不是你信佛教,應該說你信佛教人,佛教是一個名詞,信佛教不會帶動什麼意義,佛教本身沒有什麼能耐,你要信佛教人,這個教(四聲)跟教(平聲)音不同,多個「人」以後味道才會出來,兩者之間有太大的差別。通常我們都會問人家你信什麼教,「我信佛教,我信基督教」應該改成「我信基督教人,我信天主教人」,這就是腦筋要轉的時候,這個觀點一轉,我們才知道原來過去我信錯東西,只有信那一個框框的教叫佛教,我們應該信佛教人。佛在哪裡?佛在你自己,你要信自己教自己,只有這個時候,你才會騰昇、才會騰達,你要信你觀念的改變,你要信你立足點的變化,只有這樣,你的整個人生才會清澈。